729_a5383

   “婶婶,多米克为啥会突然想学魔法啊?”

   雷尼也慢慢琢磨出来里面隐藏的秘辛,她和罗莉安做了快一年同事了,耳闻目染也知道魔法的难学。

   自前暗精灵圣君艾雷德,以部分魔法奥秘向佩鲁斯帝国交换西北风哈蕾斯,已经过了六百多年,人类也一直没出现什么惊艳绝伦的魔法天才。

   比起成为魔法师,她倒是觉得成为一名骑士,反而更简单一些。

   当然罗莉安经常自己吹嘘,那个人类迟迟未出现的超级魔法天才,肯定就是自己~

   “因为魔法师力量强大,地位尊贵,谁不羡慕和渴望呢。”

   艾玛叹息中满是愁绪,她这个年纪的人隐隐觉得帝国派来的魔斗士不靠谱,但是六七岁的孩子,哪知道这么多。

   就觉得魔法华丽,强大,受人敬仰也容易向别人炫耀。

   “嗯~我在还是见习骑士的时候,练习剑术的时候胳膊都肿了,跟着魔斗士就能获得魔法能力,真令人好奇啊~”

   雷尼虽然嘴上说着很好奇,但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副“我才不信这么便宜简单”的样子。

   毕竟魔斗士的确是存在的,一棍子全部否决打死不太合理,但自己又多受婶婶照顾,所以就以此来暗示。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谁都想要,但就怕压下来的不是馅饼,而是毁灭性的陨石。

  
大美女小清纯coco

   唉~

   艾玛轻轻点头,决定回家再劝劝孩子,近年来转移实验,魔枪实验,她们没能见过,也模模糊糊听过。

   据说大半年前,一个试验场的资料出了问题,皇帝陛下连伯爵都给杀了。

   ……

   时至黄昏傍晚,雷尼的妈妈买菜才缓步而归,同时还带回来一个看起来大概七八岁的小男孩,刚懂事没多久又特别皮的年龄? 正是雷尼的弟弟。

   一进家门就扯着嗓子嚎:“让我看看,谁想做我姐夫? 他不怕死嘛。”

   正在听夜林讲魔斗士故事的雷尼脸瞬间一黑? 立刻走过去伸出手指捏着光滑的小脸? 往两边使劲拽:“德文? 你又皮痒了是不!”

   “疼疼……姐我错了!”

   一顿求饶后好不容易被松开的弟弟? 立马蹿到夜林后边,抓着他衣角心有余悸说道:“姐夫你看? 我姐脾气不好? 力气又大,她可是用巨剑的,结了婚你指定得被家暴。”

   “兔崽子你懂的是真多!”雷尼大怒。

   一阵姐弟间的追逐战,以德文蹿到大街上而结束? 雷尼不好意思在街坊邻居面前展示暴力,生生憋了口气。

   晚餐桌,她母亲的手艺的确不错? 色香味俱佳。

   “妈妈,我给你寄钱,你倒是用啊? 一年来家里没多少变化。”雷尼嘴里嚼着米饭,有点小不乐意。

   “给你存点嫁妆,另外多吃饭少说话。”玛蒂娜白了她一眼,又不着痕迹瞥了一下扒饭的夜林。

   德文也在忙着趴头吃,这么丰盛的饭菜? 一个月也不见得有一回。

   吃饱后他才摸了摸肚子? 又不安生:“姐夫我跟你说,你要是没有职业者的力量,真的好好考虑一下我姐那肌肉……”

   砰!

   桌子底下一脚踩,雷尼装作若无其事,德文抱着脚连抽冷气。

   “对了,德文,你婶婶家的多米克想成为魔斗士,你怎么想的?”

   雷尼有点担忧,如果自己弟弟也想去参加那该死的实验,干脆就关禁闭,一直关到帝国魔斗士离开。

   “我不想去,可能是骗人的吧。”

   咦……

   正在扒饭的夜林好奇投过目光,一个小孩子说帝国骗人,着实有点让人惊讶。

   “我有个同学,他哥哥也是被帝国召集走了,前半年还有钱寄回来,后来……不幸,就只剩一身衣服了。”

   玛蒂娜眉头一皱,严肃道:“德文,吃完了就去做功课。”

   “我想和姐姐……”

   “快先做功课!”

   语气间不自觉冷酷了一些,让德文脖子一缩,不情不愿上了楼。

   雷尼倒是没发觉异常,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模样。

   不过她勉强察觉到一点,就是一向无节操很能扯淡的老大,乖的像个宝宝。

   晚餐后,雷尼窝在客厅陪着妈妈叽叽喳喳,说自己在赫顿玛尔的生活,还有骑士的荣誉。

   她成为骑士后,可以免一部分税,减轻家庭负担。

   玛蒂娜既自豪又无奈,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话多的时候,街坊妇女都聊不过她。

   “你去把德文的房间收拾一下,让他今晚睡我屋,他的屋子给夜林。”

   “嗯嗯!”

   雷尼使劲点头噔噔上楼,留下一楼的客厅,还有两个气氛逐渐微妙的人。

   慢慢的,还是玛蒂娜主动开了口,不复刚才的模样,注视他的眼神无波无澜:“我是该称呼你女婿,还是说剑神大人,又或者,帝国皇室的三驸马?”

   “这个,我……”夜林额头瞬间冒出一点汗,他看得出来,雷尼母亲的素养极高,不像是普通妇女,反而有点像大户人家的女佣,甚至可能是小贵族。

   晚餐后她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虽然头发有些许花白,穿着也极为普通,但书卷气质是遮掩不住的。

   “你随我来。”

   即使自己吐露了他的身份,玛蒂娜表现的也很淡定,甚至还有一点吩咐命令的味道。

   狭小但是整洁的书房,雷尼吐槽过自己老实进去的次数,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虽然她不乐意打仗,但是更不乐意去读晦涩难懂的文书。

   她一边从抽屉了翻着什么,一边说道:“我们布莱内斯柯克家族,已经没落了太久太久,自从那个皇帝上位后,就彰显了无比的野心,不顺应者都被淘汰出局。”

   夜林面色不动内心暗惊,这番话要是希娅特,或者小队的人来说很正常,但是从一个“普通”妇女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有些惊人。

   “我指望雷尼考上骑士,带来一些荣耀,算是一点私心吧,但她很努力,很努力。”

   玛蒂娜拿出来的东西是一封封信,也就是雷尼这一年写的家书,厚厚一摞。

   “要拆开看看么?”

   “这……好吧。”夜林看着递在自己眼前的信一愣,既然对方这样说,那就应该有什么东西想给他看。

   雷尼的字迹写的很好看,估计归功于她母亲的谆谆教导,内容却有点小啰嗦,什么都往上写。

   自己捡的小狗长大了、考虑要不要留长发、店里客人今天多不多、买了包糖炒栗子等等。

   以及,每一封信都会提几笔,说自己老大又去哪哪冒险了,但是自己实力低微拖后腿不能一起,遗憾……

   “我若是把你赶出去,雷尼应该很难过吧。”玛蒂娜语气悠悠,没等他张口想什么措辞,又淡淡说道:“你是大贵族,伯爵,实力更是无比强大,纳妾在别人看来,甚至是天经地义。”

   夜林额头紧张的大冷天直冒汗,不惧他身份和实力,从容应对,玛蒂娜的确很让人刮目相看。

   “雷尼很喜欢你,她从小天真烂漫,虽然嘴皮子有点惹人烦,但眼神一直都很真挚。”

   玛蒂娜一直淡然的表情终于流露一些无奈,慢慢收拾那些信封,“如果你是恶名昭彰,比如希伦斯伯爵那种,拼着母女关系断绝我也要阻止她,但你住在贝尔玛尔,你的名声在德洛斯帝国都很不错,我很意外。”

   一颗提起的心慢慢放下,夜林罕见的感觉到了一种“压制力”,就是被别人引导着走,全程不敢吱声。

   他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被墨梅老爹板着一张脸瞪的时候。

   “我有一个请求,你答应我的话,我才放心把雷尼交给你,不然……”

   “您说。”

   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句说话的机会,夜林内心忐忑,请求会不会是光复布莱内斯柯克家族?

   对他来说虽然不是难事,但这爵位得给谁坐,德文年龄不合适,给玛蒂娜本人么,她得智慧倒是足以胜任。

   “我家雷尼不比皇女殿下尊贵,但也是我心头的宝,要是被欺负了我会很难过。”

   ……

   “妈妈!德文他睡着了!屋子贼乱不太好收拾,今晚我陪你睡吧,让老大住我屋。”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