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_a5383

“最极致的黑暗与绝望,才能诞生更纯粹的光明,这就是炽天使之路。”

悠悠一声轻叹,极限祭坛彻底落幕,隐去生息,等待下一位挑战者,生,或者死。

……

“团长,我们要回去了,感谢你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真是太谢谢你了。”

夜林目光那叫一个真诚,满满都是不舍与深情,眼神里的倾慕,简直都要化成实质了。

艾泽拉脸微微别红润,白净的手抽了三遍,硬是没能抽出来。

直到吃着波板糖的艾丽卡实在看不下去了,嗓子里似乎有东西一样,使劲咳嗽,瞪眼。

蕾娜也把手放在了枪上,并把魔弹放在第一颗子弹,他才悻悻又不舍放开团长的柔软小手。

他已经悄悄告知了艾泽拉,未来天界打通的时候,若是想要去天界见安徒恩,就直接去赫顿玛尔找他就可以了,反正也知道自己住址。

ex多尼尔升空离开亡者峡谷,带走了一只昏睡的白发萝莉纳特亚,留下的,则是五子棋、象棋、麻将一类的东西,给他们解闷放松。

虽然绝望之塔是一艘科技飞船,也拥有电脑,但是电子游戏机一类的东西,是完没有的。

当初泰拉星的科技树,貌似点到战争武器上去了。

文艺森女气质女孩

“回去之后,先看看天界有没有来人求援,来了我们就去天界,没来我们就去虚祖。”

说完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应,夜林抬起头才赫然发现,压根没一个人在理他。

馆长在驾驶ex多尼尔,麦露眼巴巴等希娅特做麻辣牛肉饭吃,肚子饿没力气。

谷雨直接睡觉去了,她说绝望之塔的钢板机械,怎么睡都不舒坦。

换句话说她不喜欢那种方方框框的房间,憋得慌,不利于撬窗偷溜。

墨梅苦哈哈着一张脸,在思索怎么把风莲的信送给风振,信上说,你再不结婚,等老娘出关一巴掌拍死你。

还有风铃的一封信,也说你年纪差不多了,听说样貌身材面面俱佳,那有没有意中人啊,自己想抱个孙子,或者孙女也行,你哥是个废物指望不上了等等。

月娜就更实在了,满脸幸福感,光天使莫名其妙给的圣枪,时时刻刻被她握在掌心,手指仔细摩挲,而且手法越来越娴熟,指尖灵动,非常娴熟……

如果论机缘和顿悟的话,现在月娜的确是最有可能,第一位先突破“炽天使”境界的人。

夜林只能无奈耸肩,然后从怀中摸出一枚徽章,这枚在送走谜之勇士后神秘出现的徽章,他始终搞不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谁给的?

赫顿玛尔

到处都在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宛如过年,地上洒满了彩色的碎纸片,无论是旅客还是居民,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摊贩声络绎不绝,一队纯白色制服的士兵缓步而过,虽然强装面容冷酷,但还是忍不住欢喜的表情。

稍微一打听,果然,集合了天鹰、异能者、冒险家联盟等组织的军队,在一周前与德洛斯帝国在米兰达平原展开决战。

因为里昂皇帝的冷酷,司令官格拉乌斯硬是把七万军队,几番浴血拼杀,再次打仗减员到只剩不到一万人!

随后帝**派遣了渡船在海岸线边缘,运送走了一万经过磨炼的军队,公国方面并未乘胜追击,而是陷入了沸腾欢呼的海洋。

复国战争,虽有波折,但最终获得了骄傲的胜利!

斯卡迪女王在那一天,不仅封赏了一批骨干,更是颁布了一大堆利民措施。

比如休养民生,修建水利、道路计划,与班图族通商计划,并与虚祖新任外交使节诺羽,建立了与虚祖国和平外交的政策。

最重要的一项措施,则是平民第一年内税收只收五分之一,三年内税收减半,并在三年后视贝尔玛尔发展情况,再决定新的税法。

女王的美名,在民众之间口口相传,声誉满载。

都在说,好日子就要来了。

“我们回来啦!”

赫顿玛尔的庄园,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规律。

赛丽亚提着小包经常巡查“领地”,店面重新休整过,更宽敞明亮了。

彼诺修与克拉赫也摇身一变成了店长高管,塔娜偶尔偷懒不想去,睡大觉,愈发慵懒。

雷尼还有泰勒以及罗莉安,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其中雷尼还回家了一趟。

因为夜林的伯爵在德洛斯可能不太好使,所以伊莎贝拉把皇室徽章借给她用,还写了一封亲笔信让当地领主不许为难。

艾丽丝则偶尔会去月光酒馆演奏拂琴,索西雅是一位知识渊博的精灵,彼此之间也有很多交流的话题。

索菲本来是不想住庄园的,但因为阿斯特拉一身龙鳞被夜林给扒拉了个干净,不住下,然后吃个回本,总觉得心里各种血亏。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阿斯特拉对小冰,看上眼了!

有意无意就往小冰身边靠,绕着圈表示亲昵,索菲怎么拽都拽不走。

当初塔娜的恶趣味,把小冰变漂亮改性别,果然发挥了效果!

……

斯卡迪女王最近都很忙,几乎脚不沾地,各种政策文件都需要她签字,但比起原本因为国家被侵占而忙碌的她来说,巴不得这样的日子能多一些。

德洛斯方面,里昂也很忙,大刀阔斧把一众贵族肥厚的脂肪给扒了个干净,这么多辛辛苦苦捞的民脂民膏,部被皇帝一句话给划拉走了起码一半。

有口难言,有苦不能说。

没看到希伦斯伯爵都被抄家了么,即使是皇亲国戚的勃兰特公爵,也被整的服服帖帖直翻白眼。

里昂是铁了心把德洛斯,彻底变成一个以他为尊的铁桶,什么蛀虫垃圾,通通消灭。

以一万士兵为基准,打造无敌的铁血洪流,辅以各种实验的顶尖战力,德洛斯的威胁仍然如天谴之剑。

但是让夜林没想到的是,他问了洛巴赫,天界的求援,一直都没有下来……

马琳·基希卡,皇女庭院首席宫女,宫号为“白玫瑰”。

也正是她驾驶着当初卡坤父亲留下的摩伽陀,在皇女被抓走后,殊死一搏前往阿拉德求援。

“嘶~算算时间,从鲁特船长偷溜天界救回丽贝卡直到现在,白玫瑰你再不来,你们家皇女艾丽婕都要被卡勒特杀了祭天了。”

夜林对此是一脸懵逼,现在轮到他的处境开始尴尬了。

马琳不来带路,小队擅闯天界第七帝国领域的话,必然会被当作入侵者追捕,起码在监狱里关一段时间是免不了的。

可是现在马琳人呢?

凯丽都忍不住想要冲上天界,喂皮埃尔吃手雷了,引路者现在却不见了踪影。

此时,遥远的红色丛林,也就是贝尔玛尔与虚祖的分割线,一位身着宫装的女人,正强忍内心的慌乱,握着一把左轮枪,警惕四周。

她在三天前就降落到了阿拉德大陆,但很不幸的是,她的摩伽陀撞坏掉了,自身目前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更是直接在红色丛林迷了路。

她万万没想到下面的世界,居然是真的!

更是没想到,摩伽陀坏了,她还没有找不到路。

最最让她没想到的是,因为降落地临近虚祖,而虚祖又是一个注重体术修炼的国家,修炼格斗技的人,甚至比阿拉德大陆最主流的剑术还要多。

这就导致马琳当看到一队冒险家用拳套、东方棍做武器的时候,难免流露出一种看土鳖的眼神,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原始社会。

现在的马琳遇到了和夜林同样的难处,就是如何见到这个国家的高层?并信任自己“外交官”的身份?

也万幸在之前,凯丽的降落,天界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阿拉德大陆,才让马琳这个天界人的出现,并不是那么意外。

但是当马琳主动靠近一支小队,迫不及待提出想要见国王的时候,遭到了了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虽然你是“外国人”,但莫名其妙想要见国家最高领导者,还未免有点太膨胀了点吧?

那支冒险家小队要去冒险,但马琳又急着求援,没办法跟着同行。

还是好心的队长,一位修炼禁忌纹身的气功师,给了她一张地图,并指了个方向。

然而因为红色丛林千篇一律的树木植物,花了眼,她还是迷了路。

身上的皇都军干粮还剩两天,再找不到出路或者人,莫说是拯救陷入战火的根特,她自己都得赔在这里。

“皇女殿下……”

马琳背靠着一棵树,嘴里嚼着味道极为干涩的口粮,神色衰败灰暗,还有些绝望。

无法地带的卡勒特首领安祖,已经抓走了皇女,她下来的时候,正在靠近悬空海港。

听说,他们是想用皇女的血,撒遍整个无法地带。

悬空海港也被卡勒特所控制,再找不到救援,等到卡勒特带着皇女前往阿登高地的时候,就一切都晚了。

“你好?请问你是天界人么?”

突如其来的一道很轻柔的声音,让马琳嚼东西的动作一顿,眼眸中泛起强烈的惊喜。

绝处逢生!

终于,又有人了!

“你好你好,我是马琳,天界人。”

赶忙起身,马琳双手放在腰间,习惯性以宫女的姿态微微行礼,随后仔细打量着这位“救星”。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用一根青白渐变色的头绳束扎,面容靓丽,还带一点婴儿肥,蓝色双眸如宝石般纯净。

青白色道袍,腰部的束带上有一个黑白太极图案,手里握着一把未出鞘的宝剑,身材方面……非常好,近乎于不可思议。

另一只手牵着一匹神骏雄武的黑马,马背两侧各有一个箩筐,里面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啊啦,你真是天界人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呢,你好,我是云幂,来自一个叫做五陵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