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无限次数app苹果

流光没想到上官会将问题反过来丢给他。

他真愁着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又听她说:“如果不喜欢我,那我跟谁结婚,生儿育女,都跟没关系,也请不要再干预。因为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结婚生子是必经的过程。我喜欢,却不会因为而枯守一生。”

流光紧抿着唇,望着她,就是不言语。

上官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挣扎。

如果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自己,他肯定会说:“我不喜欢。”

他挣扎,就是因为还是有些喜欢的吧?

但是,他又是为了什么而挣扎呢?

上官又凑近了他一点,柔软的红唇在他的唇上轻轻地贴着。

她甚至不敢呼吸,流光感觉不到她有任何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他只觉得刚刚吃的pizza明明是很难吃的,但是她此刻的唇瓣却是甜的。

他的大脑轰隆一声,是空白的。

身上的血液沸腾起来,就连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抖着。

流光石化了。

气球女生白色纯净很迷人

上官的小脸越来越红,忽然憋不住地错开脸,大口大口呼吸着。

她……

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诚恳地表白,勇敢地争取,又或者在知道他有心上的人的时候干脆地放手祝福。

她能做的都做了。

像电视里一些女孩子那样为了得到一个男人就脱光了衣服爬上男人的床,这样的事情,她有她的骄傲,她做不出来,也不屑用性欲或者肉体去迷惑谁。

她平稳了呼吸之后,勇敢地看着流光的双眼:“喜欢我吗?”

“我,不能承诺什么。”他的口吻非常抱歉,听起来不像是拒绝。

“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

“我……”

“讨厌我吗?”

“我……不讨厌。”

“那就是喜欢,对不对?”

“我……不知道。”

“洛流光。”

“嗯?”

“太欺负人了。”

“额……”

“不过,在接受我之前,不许接受任何一个我之外的女人,能做到吗?”

“这个可以!”

上官不计较那么多了。

她也不想把他逼的太紧,而且她也能感觉到,他越是犹豫,就越是对她负责,并且在他有把握的前提下,他会给她承诺的。

上官不得不承认,她就是喜欢他这个样子。

端起咖啡,想要喝一点,一只大手就挡住了杯口。

她诧异地抬眸望过去,就见流光的耳根有着不自在的红晕,错开眼不看她道:“早上中午都没吃,空腹太久,一开口就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上官笑了:“关心我啊?”

流光沉默两秒:“我们是朋友。”

上官:“……”

流光将自己的汤放在她面前:“喝吧,其实我刚刚吃饱了。”

又或者,他就算不吃不喝也死不掉,他之前已经辟谷很多年了,只是对于蛇羹无法彻底戒掉而已。

这个秘密,正是他们之间的阻碍,是他不能开口的。

上官不在多说什么。

她简单地吃了点,然后帮着把床桌收拾干净,便让流光午休了。

她自己退回去:“我,回办公室换衣服了。”

医生上班期间不能穿便装的,她要回去换白大褂,顺便去找一下流光转院的时候移交过来的病例,送去给胸外科跟呼吸内科的医生们看看,看看他还需要做什么样的检查跟治疗。

得说,上官虽然急于获得爱情,却也没有时时刻刻缠着流光表达爱意。

她是把流光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的。

忙活了小半天,医生们综合了一下意见,决定沿用军区总院的医生开好的处方给流光继续治疗。

下午三点。

洛杰布夫妇跟凌冽夫妇过来医院,亲自看望流光。

因为他两度在市医院居住,并且两度引来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亲临探望,以至于流光的身份引来许多人的猜疑。

洛氏族谱其实还算简单,一代代忠贞的爱情故事也流传于世,大家不管从哪一代开始算,都找不到空缺可以将流光安置。

最后,大家人云亦云的,就连上官也充满了好奇。

但是,她不问。

她相信有一天,她若是真的能走进流光的心里,流光必然会告诉她的。

而她如果不能够跟流光有长远的未来,知道别人那么多隐私也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这天到了流光的输液时间,上官一如往常,亲自帮他扎针。

她觉得流光这段时间挺乖的,不但没有闹着要出院了,反而非常配合院方的治疗,一日三餐的话,他也会按时按量地跟上官一起吃。

医院里都传开了,说上官跟流光日久生情,两人好上了。

对于这样的流言蜚语,上官不予理会。

她不是没有压力,也知道过旺的留言对于女孩子的名誉极为不利,她只是爱上了一个男人,而且越陷越深了,有些事情就心甘情愿地为了他视而不见了。

想想有几天没来,这天来了,带了满满一矿泉水瓶的露珠。

流光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望着她满是稚气的小脸,问:“哪里来的这么多?”

想想咧嘴一笑:“我也不知道,反正太子殿下这两天都会亲自送满满一瓶过来给我,我喝的都撑死了,想给送来,他不让,他说让我先修炼,的从今天开始给送。”

握着手中的瓶子,流光懂了。

这必然是那九十九阴兵的功劳。

他拧开盖子,咕噜咕噜就喝完了。

想想笑着道:“快试试,练习吐纳,看看灵力有没有提升。”

流光闭上眼,掀开被子盘膝而坐,像是高僧陷入了涅盘的状态。

内力几番流转,他扩散灵识去探自己的灵力恢复了几成,却无意间看见了护士站的几个小护士凑在一起。

他不想听的。

但是,那些句子偏偏就是——

“那个上官啊,刚来的时候像女神一样,我也挺崇拜的,现在越看越要吐了。”

“就是!人家是肺水肿,脑子的毛病都好了,她硬是霸着不放,还要不要脸啊!”

“她还不是看着洛流光是皇亲国戚,想要嫁给金龟婿吗!”

“外面都在传,那个洛流光就是杰布大帝的私生子!是凌冽大帝的亲弟弟!上官当然想要往上贴啦,没准将来还能做个王妃!这种女人,真恶心!”